您现在的位置:绿网>两型荟萃>权威视点

重识母亲湖①丨李跃龙:改变的是我们,而不是洞庭

2020-10-28 10:18:29   来源:红网   作者:

  【题记】

  洞庭湖的重要性一如既往,从来没有改变。

  因为它的主要功能——农业生产、防洪保安和生态维护的作用未曾改变。更重要的一点是,与其他湖泊相比较,洞庭湖在调蓄长江、为长江中下游地区提供防洪保安的功能一直没有改变。三峡工程建成前是这样,三峡工程建成运作后还是这样。

  

1547685443619.png

(洞庭美景)

 

  我们的认知偏差,“辜负”了洞庭的安澜。

  洞庭湖居“五湖之首”,以前没有人质疑过这一点。但现实生活中,洞庭湖的实际地位,在人们的认知观念里已大不如前,早已一落千丈。

  我认为原因主要有三点:

  一是时代与农耕文化的变换。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从“以粮为纲”、全民发展第一产业、解决温饱问题到发展第二、三产业、全民共同富裕的过程中,以传统农业为主的洞庭湖区,它的地位一直在下降。

  二是我们主观认知的偏差。1962年8月出版的《十万个为什么》,首次提出洞庭湖降为第二大湖泊。近60年来,这个说法成为官方和主流意见,虽然还有一些专业工作者不认同,但在现实中,包括湖南人在内的干部群众大都认为洞庭湖已成为“老二”,鄱阳湖的跟班小兄弟,洞庭湖的地位和作用在下降。

  比如《鄱阳湖生态经济区规划》的出台和实质内容,远远走在《洞庭湖生态经济区规划》的前面;洞庭湖治理建设和研究项目的布局较之鄱阳湖偏小偏少,近两年来,洞庭湖区获得的国家在水利建设方面的投资仅为鄱阳湖的32%,中国科学院南京湖泊研究所没有在洞庭湖设立二级研究机构,它研究的重点和布局在太湖、鄱阳湖,等等。

  三是安澜的洞庭就像“不哭的孩子”。三峡工程建设开始特别是2006年库区蓄水至156米正常运行后,社会层面上几乎都认为长江中下游地区的防洪问题已基本解决,长江安澜的趋势整体形成。

  第一条所造成洞庭湖地位下降,与时代和社会发展相关联,它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但后面两条,却是人们对客观世界的认知发生偏差所致,它完全改变了全社会对洞庭湖的正确认知,从根本上颠覆了过去一二百年以来形成的洞庭湖调蓄长江、保命安民的重要地位。

  

3537864_1540863576065r.jpg

(西洞庭湖国家城市湿地公园。图/红图汇)

  重识洞庭,首先要认清洞庭的地位。

  1998年全国抗洪抢险英雄模范、原省政府参事、省水利厅副总工程师聂芳容先生一直认为洞庭湖是中国的第一大淡水湖。他从洞庭湖洪道性湖泊的性质出发,提出1978年把洞庭湖面积定为2740平方公里是不科学的,洞庭湖的水面范围划界应包括其洪道面积,因为它们是洞庭湖不可分割的整体。

  目前,省自然资源事务中心通过卫星遥感监测,洞庭湖盆及其承纳的水体面积,通江湖泊有2702.74平方公里,通江洪道有1140.91平方公里,垸内湖泊有1578.33平方公里,三者合计5422平方公里,大于鄱阳湖的最大面积5050平方公里。从湖容上看,目前洞庭湖通江湖泊的最大湖容是240.03亿立方米,鄱阳湖的湖容260亿立方米,鄱阳湖通江湖泊的湖容大于洞庭湖。但洞庭湖的总库容,如果不纳入通江洪道和垸内湖泊的容积,那是非常不完整的,它反映不出调蓄湖泊洞庭湖的真实能力。

  我认为,洞庭湖仍然是中国第一大淡水湖泊,其“下降为第二大淡水湖泊”的说法是一个伪命题。洞庭湖的流域面积大于湖南省国土面积,在26万平方公里以上,已经超过了鄱阳湖流域面积。如果再加上四口分流入湖的流域面积约130万平方公里,已占中国国土面积的七分之一。这个巨大的流域面积,能充分保证入洞庭湖平均径流量年值3018亿立方米,它是鄱阳湖的3倍、太湖的10倍。如果洞庭湖是第二大淡水湖的话,谁能当第一?

  正因为对天然湖泊的简单排序已严重影响全社会对大自然的正确认识,甚至误导了政府宏观决策,所以我在多篇文章中都回避了谁第一谁第二的问题,而是从湖泊功能重要性的角度,称洞庭湖为“五湖之首”,是实事求是的,也完全站得住脚。

  

4360390_1411611344T7X7.jpg

(美丽西洞庭。 图/C5DD800)

  能为长江分忧解难的,惟有洞庭。

  江湖连通,本是自然界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长江中下游地区也一样。但现在除了鄱阳湖和洞庭湖,其他通江大湖如洪湖等,几乎已全部被切断与长江的自然连通。

  吞江湖泊即吞吐长江的湖泊,原意来自于范仲淹《岳阳楼记》的“吞长江”,即吞吐长江、调蓄长江。洞庭湖和鄱阳湖虽然都是通江湖泊,但它们又不一样,洞庭湖是吞江湖泊,而鄱阳湖不是吞江湖泊。长江通过四口向洞庭湖分流水沙,进行物质能量交换,然后再通过城陵矶三江口还江。这种江湖关系在长江汛期能起到调蓄洪水、防洪保安的重要作用。鄱阳湖只通过湖口一处与长江连通,其江湖关系相对洞庭湖来说十分简单,即使在长江高洪水位期间,长江水通过湖口倒灌入鄱阳湖,其均值也不过区区25亿立方米,这个数值仅略高于湖南省钱粮湖蓄洪垸的蓄洪容量(22.2亿)。所以我们说鄱阳湖仅仅是自然通江,而不是调蓄长江的湖泊。能为长江分忧解难的,只有洞庭湖。

  如果没有洞庭湖,会不堪设想。

  

u=4068539616,3562131720&fm=173&s=A928DF10CEAA56053269AC710300E0B3&w=600&h=399&img.jpg

(洞庭湖飞鸟云集、碧水蓝天的美景。)

  吞吐长江的大湖,有“五湖之首”的底气。

  从1949年到三峡工程建成之前,长江宜昌发生大于6万立方米秒的洪水有1954年、1998年,四口分流平均分流能力为2.2万立方米秒,占长江洪峰的34.5%。1951~2000年洞庭湖多年平均总入湖洪峰流量4万立方米秒,出湖流量2.7万立方米秒,削峰流量1.2万立方米秒,削峰比为32.1%。最大削峰值出现在1998年,削峰2.8万立方米秒,削峰比为43.9%,最大削峰比出现在1990年,削峰比为49.1%。

  三峡工程建成运作后,我们又经历了2016、2017、2020年三次大的洪水。其中2017年7月1日入湖总量达到历史极值8.15万立方米秒,超过三峡入库极值7.2万立方米秒(2020年8月19日),洞庭湖表现出来的调蓄能力让我们震撼。2020年,长江发生全流域洪水,洞庭湖入湖最大流量为7月9日的5.15万立方米秒,最大出湖为7月12日的3.32万立方米秒,削峰比为35.5%。2017年的削峰比为39.3%,而2016年洞庭湖的贡献更大,削峰比达到48.7%,仅低于历史极值的1990年。

  洞庭湖是吞吐长江唯一的大湖,仍然是长江中游调蓄洪水的最重要场所。维持这一调蓄能力对长江中下游防洪至关重要,这个湖泊所发挥的巨大作用没有减弱,我们没有理由轻视它。洞庭湖稳居“五湖之首”,流行了60年之久的“下降为第二大淡水湖泊”的论调,可以休矣!

  (作者系《洞庭湖志》主编。此文写作,得到了省自然资源中心余德清总工程师的支持,特此感谢。)

专题推荐
热点推荐
图片新闻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当前网站访问量15093323 | 网站备案号:湘ICP备11014209号|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芙蓉区五一大道351号省政府机关二院六办公楼
邮编:410011 电话:0731-85063980 Email:hnlxgwbgs@163.com
(C)2009-2021 www.czt.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湖南省长株潭两型社会建设服务中心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