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绿网 > 两型荟萃 > 热点关注 > 内容阅读

牧民香巴求培的新视野(绿色转型新使命)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 时间:2017年08月02日

 

  

 

  

 

  制图:蔡华伟

  实施生态保护补偿是调动各方积极性、保护好生态环境的重要手段。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高度重视生态保护补偿机制建设,各级政府不断加大投入,取得了阶段性进展。青海等省份设置了生态管护员,以巩固草原补奖等生态补偿机制的实施成果。

  “去年大热的纪录片《我们诞生在中国》,雪豹的取景地就在这儿。”香巴求培气喘吁吁地说。他刚把两大袋子垃圾搬到马背上,准备送到县上的垃圾处理站。

  雪山耸立、湿地遍布,岩羊腾跃、雪豹出没,这里是被称为“天边的索加”的青海治多县索加乡。50多岁的康巴汉子香巴求培,一直在草原上生活、放牧,2016年7月,他有了一个新身份:三江源国家公园的生态管护员。

  当了生态管护员,“家里指望不上我,巡护草原却离不开我”

  虽说已是7月底,但高原的清晨还是让人不禁打了个寒颤。索加乡莫曲村,平均海拔4000多米。

  香巴求培背上个旧布袋,装着够吃好几天的干粮,牵上自己的老伙计——一匹枣红色骏马,去村口和其他管护员会合。香巴求培他们每个月有20天在巡护,“一出去就是三四天,一直要走到草原深处”。

  为更好保护生态,青海陆续探索出多项生态补偿政策,以激发广大牧民支持、参与三江源生态保护,许多牧民当上了生态管护员。

  香巴求培记得,当时是治多县副县长、长江源区国家公园治多管理处专职副主任才仁闹布带着工作组挨家挨户宣传,“说是每户设置一名生态管护员,工资1800元”。

  香巴求培没犹豫就报名了,“我们牧民生在草原、长在草原,本来就要护着草原,现在还能领到工资,大伙儿积极性都很高!”

  成了生态管护员,就算是有了“公职”,家里的一摊子事儿基本指望不上香巴求培了。“以前家里200多只羊、100多头牛都是我放养,啥都是我说了算。”香巴求培说,自从当了管护员,“牛羊都交给了儿子,家庭地位降了不少。”

  “家里指望不上我,巡护草原却离不开我。”香巴求培说,“我们村现在有62个生态管护员,我们管护队叫索加金雕巡护队,我是队长。”

  香巴求培说,巡护队统一配发了队旗、胸牌、袖章、上岗证和巡护日志。“瞧,这是我们的微信群,每天晚上我会将巡护的人员和区域发到群里,第二天一大早骑马出发。”他们的日常巡护,主要是对责任区生态状况、违法情况、火情灾情、基础设施建设进度等进行监督和记录,通过村级生态管护队逐级上报,“同时,也要帮助上级管理机关清点草场载畜量、开展政策法规宣传”。

  “放牧就是巡护,转山就是监测,转湖记得看鸟,看到动物要记下”

  虽然熟悉草原、马术精湛,可如何做好一名生态管护员?一开始,香巴求培心里并没底。

  “刚开始,不知道具体要干啥。”香巴求培说,好在治多管理处邀请了双语培训教师,“跟我们讲了要怎样填写巡护日志、怎样监察有没有采矿行为发生,还有怎样记录野生动物生存现状,学了不少东西啊,知道怎么开展管护工作了,还学了法律知识”。

  “放牧就是巡护,转山就是监测,转湖记得看鸟,看到动物要记下。”香巴求培一边说,一边在巡护日志上记着。村里草场面积大,峡谷多,队员们会沿着草原、山谷、草甸一路巡护,见到垃圾就捡拾到马背上。在微信群里,他每天关心着藏野驴有没有闯过护栏侵占牛羊的领地,垃圾站是否已被清理等,“别以为我们管护员干的是琐碎小事,这可都是关乎生态的大事。”香巴求培说。

  “因为很多地方不通路,每次出去巡护都要骑着马,自带干粮。”香巴求培说,高原的天,一会儿风夹雪,一会儿雨蒙蒙,“有时到了晚上,连帐篷都没法扎,只好住山洞”。

  索加乡海拔高、石山多,山洞自是不少。住山洞很危险,因为不知道会不会侵犯了雪豹或是棕熊的领地。但老牧民香巴求培总能准确找到没有野生动物的山洞。怎么做到的?“这是秘密!”香巴求培神秘地笑了笑,“要是在索加的草原上生活50多年,你也能做得到!”

  “草原安好,受益的是所有的草原儿女”

  大雾漫过裸露着岩石的山岗,随着飕飕而过的清风,在牧草上凝结成露。藏野驴在风中打着响鼻,岩羊停在陡峭的岩壁上,警惕地环顾四周,或许它察觉到了隐藏在某处伺机而动的雪豹。

  “现在生态好很多了,这些野生动物到处都能看见。”香巴求培说,“在上世纪80年代,村里成立了打猎队,还挖了草场种青稞,有一半草场成了黑土滩。”后来多养牛羊、多产羔,牛羊严重超载,甚至是现在实行草畜平衡后的近30倍。近年来,随着三江源自然保护和建设工程的实施,以及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牧民们认识到,长远看,每一种动植物都是草原生态链条上不可或缺的一环,都需要保护。

  风过云移,雄鹰翅膀下的牧草,长势喜人。香巴求培说:“村里牛羊少了,草明显密了,雪豹、藏羚羊、藏野驴等野生动物常在附近出没。”

  “草原安好,受益的是所有的草原儿女。虽然新工作很辛苦,但深感荣耀。作为生态管护员,我一定守护好这片草原。”如今的香巴求培,特别爱唱这首歌——“草原是我的家,雪山乳汁养育了牧人,山间的小溪汇成江河,滋养着万物。成群的野生动物来牧场做客,草场也就是它们的家,牵着马,顶着风雪,守护家园不怕路险道远。”

  ■延伸阅读

  多地实施生态补偿

  2016年10月,江西、广东两省正式签署《东江流域上下游横向生态补偿协议》,以流域跨省界断面水质考核为依据,建立东江流域上下游横向水环境补偿机制。江西、广东两省共同设立补偿资金,每年各出资1亿元,依据考核目标完成情况拨付资金。

  2014年,山东省为治理空气污染,制定了环境空气质量生态补偿暂行办法。2016年起,涉及空气质量奖惩金额的生态补偿资金系数由20万元提高至40万元,即各设区市若“治气”不力、超标一微克将罚40万元,好转一微克则奖40万元。

  “十二五”期间,内蒙古草原生态补奖政策共投入300亿元,政策覆盖10.13亿亩天然草原,146万户、534万农牧民从中受益。新一轮草原补奖政策2016年实施,国家下达补奖任务10.2亿亩,每年安排资金45.745亿元。


 
  相关新闻:
 
(C)2009-2011 www.czt.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湖南省长株潭"两型社会"试验区建设管理委员会 主办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芙蓉区五一大道351号省政府机关二院六办公楼 | 邮编:410011 |电话:0731-85063936| Email:hnlxgwbgs@163.com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 网站备案号:湘ICP备11014209号